美地小编
2018.06.22


(本报道基于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于6月20日对拉里·西尔维斯坦的采访,并结合其他相关信息撰写完成)

6月11日,位于纽约曼哈顿的3 WTC(世贸中心3号楼)正式举行落成典礼。西尔维斯坦公司主席拉里·西尔维斯坦(Larry Silverstein)在落成仪式上致辞并剪彩。3 WTC高约378米,80层,是纽约市目前的第五高楼。

 6月20日,已87岁高龄的拉里·西尔维斯坦,作为新世贸中心三号楼的房地产开发商,在他位于7 WTC(世贸中心7号楼)的办公室中接受了《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记者的采访,谈及到他的家人,慈善事业以及新世贸中心项目建设中的种种经历。西尔维斯坦在2001年7月取得了双子大厦99年的租约合同,如今建筑所在地址已经成为为纪念 9.11事件而设立的双子纪念喷泉(Twin Reflecting Pools)。在他签署租赁合约的六周之后,双子大厦就因为 9.11 事件而坍塌,造成近3000人死亡,其中也包含4名西尔维斯坦公司的员工。

Property developer Larry Silverstein in his office at 7 World Trade Center © Pascal Perich
地产开发商拉里·西尔维斯坦在世贸中心7号楼的办公室接受采访 - Pascal Perich拍摄

西尔维斯在访谈中坦然地说道,3 WTC的剪彩是自 9.11事件后,自己17年来努力的成果,并表示结果非常令人满意。

这样的结果对于西尔维斯坦来说,确实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9.11 之后的几年,西尔维斯坦一直希望可以重建这两栋被摧毁的10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大厦,并且一直在与港务局就关于支付房租给一座并不存在的大厦一事做斗争。同时,西尔维斯坦也将他的保险公司告上法庭,主张保险公司必须支付2倍的保险赔款,因为两座大厦所受到的袭击应该是分开的两个事件。对于世贸原址的重建,西尔维斯坦的立场与很多政治家、合作伙伴以及事件受害者家属的意见不同。很多人希望可以把这片土地完全改建成纪念馆,另一些人则把西尔维斯坦描述成一位拖延了曼哈顿下城复苏的贪婪的亿万富翁。

西尔维斯坦自己则说道,世贸中心3号楼的重建过程非常困难,但是一段时间后他意识到重建议案必须被执行,他需要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用铁腕完成这项工作。2006年,他放弃了曼哈顿下城区最大的摩天大厦 - 世贸中心一号楼的的建设权,但完成了7 WTC的大厦建设以取代一座同样属于西尔维斯坦但却在9.11事件中坍塌的大厦。他的公司是7 WTC落成后唯一的一个租户,并且剪彩仪式上没有任何政客前来参加。

 

至2013年,由日本建筑师Fumihiko Maki所设计的4 WTC(世贸中心4号楼)的的落成典礼上,西尔维斯坦在剪彩时,两侧有十几位政要陪同,仿佛在强调他以前的敌人如今正成为他的支持者。该大厦的租户甚至还包括他曾经起诉的其中一家保险公司 - 苏黎世保险。

Spotify is moving in to 4 WTC this year, where the 69th floor is filled with art works including a cartoon version of Silverstein © Pascal Perich
Spotify公司于今年搬迁至世贸中心4号楼9层,该楼层散步的卡通形象中包括西尔维斯坦本人 - Pascal Perich拍摄

 

在采访中,西尔维斯坦并没有谈及建造 3 WTC的成本,但表示实际成本已远远超出了保险公司所支付的赔款46亿美元。西尔维斯坦表示,纽约市城市发展署的免税债券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在是否能够获得回报的问题上,西尔维斯坦则笑称,公司还没有开始盈利,但是他们会在未来为此努力。

 

西尔维斯坦并不是唯一想要在纽约建设摩天楼的人。来自芝加哥房地产的亿万富翁萨姆 ·泽尔在5月警告, “供应海啸” 即将登陆美国房地产市场:单单在曼哈顿地区,布鲁克菲尔德资产管理公司(Brookfield Asset Management Inc.) 的曼哈顿西塔楼(Manhattan West Towers)和其相关公司所开发的哈得逊码头项目就增加了总计57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

 

根据世邦魏理士(CBRE)的数据显示,尽管美国房产经纪学者认为今年是曼哈顿房地产市场“坚实”的一年,但在西尔维斯坦公司所在的下城街区附近,办公楼租赁活动在2018年第一季度有所下降,可用空间与闲置率(Vacancy Rate)已经接近2012年的高峰期。

 

西尔维斯坦认为,目前纽约豪华公寓 “供大于求”,但他也称,办公大楼的市场并不会因此而受到影响 - 特别是在高端市场。他认为:在纽约,办公楼的平均年龄为60年,而大公司不断增长的高端技术需求,不得不迫使使他们向 “A级” 新房产转移。西尔维斯坦表示,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但是优质新建筑总是由需求,并且需求量仍在不断增加。

 

谈及人生经历,西尔维斯坦出身其实并不富裕,他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社区,跟随父亲进入房地产行业,以每平方英尺50美分的价格出租阁楼给曼哈顿下城的服装厂商。他说在那段困难时期,他学会了与人谈判的艺术、空间的价值、以及如何让步以促成交易。1957年,西尔维斯坦意识到,当地产业主可以赚到更多的钱,于是他劝说父亲借钱,并购买了他们的第一座建筑物。

 

西尔维斯坦说,他从不惧怕风险,很快他就借到了数百万美元,然后借到十亿美元,勇于参与投机性投资。西尔维斯坦同样也受到过挫折,纽约的房地产周期可能很残酷,他开玩笑说,在地产行业出现危机的时候,就想想1893年美国严重的经济萧条,情况总比那时要好。在1980年代末的房地产崩盘中,尽管西尔维斯坦失去了多栋建筑,但同样也获得了以低廉的价格从美国政府处购置廉价地产的机会。

 

西尔维斯坦也说道,90年代的收获是他有信心投标世界贸易中心租约的一个重要原因。他说,在最终竞标的前五天,一位醉酒的司机导致他的骨盆12处出现裂痕。当时他决定不打吗啡,这样他才可以保持清晰的意识完成这笔交易。当问到,假若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否会使用麻醉,并将细节留给他的首席执行官,马蒂伯格·西尔维斯坦时,西尔维斯坦笑称,他现在已经不再做任何决定,但肾上腺素会促使他依然保持旺盛的精力参与到公司决策中。

 

西尔维斯坦地产公司可能是整个家庭财富的来源,但西尔维斯坦本人却选择了一位非家族人员作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并称其为“完美的近亲”。西尔维斯坦的儿子Roger,他的女儿Lisa和他的女婿Tal Kerret也都在公司任职,西尔维斯坦说,看着他们经营这个行业“非常满意”。

 

除此之外,家庭成员也“完全参与”彼此的慈善事业。他和他的妻子克拉拉(Klara Silverstein) 一直专注于与他们有人际关系的慈善事务:他们夫妇的母校 - 纽约大学和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纽约爱乐乐团, 以及其他犹太慈善机构。西尔维斯坦曾捐款525万美元为纽约大学提供医疗奖学金,并捐助500万美元给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作为克拉拉的生日惊喜。西尔维斯坦说,他与妻子多年以来一直非常恩爱,双方之间谈论任何事情,从慈善到公司事务。他也非常感谢妻子在 9. 11 的早上提醒他去看医生,从而逃过双子塔的袭击事件。

Larry and Klara Silverstein © Getty Images for 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

拉里与克拉拉 - 盖蒂图片社摄于纽约大学朗格尼医疗中心

虽然已经迈入87岁,乐观主义的西尔维斯坦仍然对他的下一笔交易感到兴奋。他并未证实最近关于他是否已经签署了一份购买曼哈顿上西区迪斯尼ABC电视台总部的10亿美元合同的报道,但他表示,他参与购买了一片“宏伟”的土地。

“我们期待着能够着眼于未来10年以后的发展,” 他说,“生活还要继续。你必须把长远的计划和目标摆在那里,直到你完成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