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地小编
2019.06.22



写在前面的话

本周最受瞩目的自然是美联储6月利率决议,虽然美联储宣布维持现有利率不变,目标范围目前仍为2.25%至2.5%,但本次决议中透露出的变化以及分歧,同样引起了市场的强烈关注。

 

 

        首先,与五月时相比,美联储这次的声明差异不大,但是删除了耐心这一措辞,同时将经济增长的形容词由强劲改为 “适度,对美国经济的信心发生了明显下挫。

 

        其次,美联储公布的点阵图透露了美联储内部对于货币政策的严重分歧。在17位政策制定者中,近半数显露出在未来六个月降息的意愿,其中七位认为,可能需要降息整整50个基点,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直接表示反对本次决议,主张降息。

 

        美联储与特朗普政府的分歧更加凸显。特朗普上任以来,不断以各种方式批评美联储此前的加息决议,对其施加压力。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早些时候曾要求白宫律师探讨撤换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的选择。同样在本周欧洲央行于辛特拉主办的中央银行年会上,欧洲央行主席德拉吉的鸽派论调引来了特朗普发推点赞。

 

        前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表态,如果特朗普明年成功连任,他不会提名鲍威尔连任美联储主席,而这将削弱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自主权(如果他们真的有的话)。特朗普心目中潜在的美联储理事人选之一Judy Sheldon此前公开表态希望可以“尽可能快速,有效地降低利率。”

 

       而美联储与市场也存在严重分歧,尤其是债券市场强烈呼吁美联储降息救市,已经预设美联储今年将至少降息2次

 

来源:Cupertino10/Dreamstime)

 

       根据CME Group的Fed Watch工具,预计美联储在7月降息的概率为63%,而在明年1月前二次降息的概率为62%。德意志银行甚至认为,年内还会降息3次

 

       然而目前的问题在于,市场已经考虑了美联储下半年降息的可能,如果真的实行降息,未必能起到预期中对市场的提振作用。

 

       目前偏低的利率意味着没有足够的弹药来应对全面的经济衰退。在历次经济危机中,美联储都在经济周期晚期急速降息,但也无法阻止股市大跌和危机爆发。

 

       其次,在这些危机期间,美联储降息幅度超过5%才阻止住经济和股市的下滑。一般来说,企业家对投资回报率的期望至少会在10%以上,一项针对CFO的调查显示,至少要2-3%以上的利率变化才会影响CFO的投资决定,如今的联储基准利率在2.5%,降息空间完全不够。

 

        况且,美国企业目前缺的是需求,并不是产能,更不是现金。这使得降息对投资的刺激效果再打折扣,不解决本质问题。因为对经济前景没有信心,企业把前期量化宽松和近期减税带来的大量现金主要用来回购自身股票,增加EPS,而并非用于生产投资。当然,降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消费者沉重的债务负担,但也是杯水车薪。因此,降息最多只能略微延缓危机的到来,和过去一样无法阻止危机的爆发。

     

       本周美联储决议公布以后,股市应声大涨。分析师Paul Ebeling撰文称,鉴于美国股市目前仍处历史高位,美联储安抚性的话语或许足以避免市场再次出现抛售潮,但它也可能最终引发牛市末期的最后一轮上涨,令投资者抛弃恐惧,拥抱贪婪。

        

       虽然目前美国经济数据喜忧参半,但美联储声称最为看重的通胀、就业、GDP增长目前看来数字表现不错,此时向市场压力妥协则将伤害美联储的独立自主性。可以说,美联储已经陷入了两难局面。

 

来源:CN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