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地小编
2019.09.03


 

彭博社:年薪低于10万刀,在纽约独居愈加艰难

 

每个人都知道纽约地价金贵,但纽约市最昂贵社区的名单总是在变化。彭博社则打出了“年薪低于10万刀,在纽约独居愈加艰难”的标题。

 

根据StreetEasy的数据,2015年至2019年期间,纽约市几乎所有街区的销售价格均有所上涨,但也有例外。StreetEasy考察了2019年至少有250个租赁区域,并确定了提供中等单卧室或单间公寓所需的工资,假设不超过40%的收入用于租金。StreetEasy表示,单独居住在曼哈顿需要115,800美元的个人总收入,而这一数字超过了城市中位数$57,582的两倍。

 

包含金融街、西村在内的Battery Park City, the West Village, Dumbo, the Financial District, and Midtown West的房价都出现了下降。而与此同时,Gramercy Park, the Lower East Side, Ditmas Park, and Roosevelt Island等地区的房价涨幅远高于其他地区。
(图:纽约各街区房价排名变化  来源:streeteasy)
该图表显示了2015年和2019年的街区按销售价格中位数排名。连接2015年至2019年的线显示了排名的变化。如果某个区域的排名上升,则该线条指向上方,相反,如果该级别下降,则该线条指向下方。线条的颜色表明价格是否逐年上涨或下跌。蓝线表示价格上涨,而红线表示价格逐年下跌。线条的粗细表示出售的单位数量。较粗的线意味着销售的单位更多。

 

Cobble Hill在2015年排名第12,在2019年成为纽约市第四大最昂贵的社区,其中位数录得销售价格几乎翻了一番,从133万美元增加到255万美元。由于价格从655,000美元翻倍至131万美元,下东区的排名也从第57位上升至第14位。

(图:各地区租金 来源:彭博社



 

 

CNBC:有研究称香港房地产市场前景“黯淡”

 

 

根据CNBC报道,仲量联行的研究负责人Denis Ma周二表示,在紧张的贸易局势下,香港房地产市场的前景黯淡。
(图:Ma接收CNBC采访 来源:CNBC

 

房地产被视为对香港金融稳定至关重要,香港金融管理局表示,房地产行业被视为香港经济和银行业健康状况的指标。而Denis Ma表示,美国经济是影响香港房地产市场的一个因素。

 

分析师表示,未来一年美国可能会出现迫在眉睫的经济衰退。 上周,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表示,对经济衰退存在“可信的熊市案例”,并将这种低迷时期的估计定为20%。同样,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衰退概率指标估计到2020年6月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为33%。

 

尽管如此,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当你考虑降息周期时,它们会持续很长时间,而委员会却没有看到这一点。 没有在那个地方看到我们。 如果你看到真正的经济疲软,并且你认为联邦基金利率需要削减很多,那么你会这样做。 那不是我们所看到的,“鲍威尔说。

 

除了美国的经济问题,中美之间贸易紧张局势也影响了香港的房地产市场。此外,鉴于两国正在进行的关税战的经济不确定性,香港的商业和写字楼租赁市场中国需求正在放缓。

 

“如果没有这些人推动租金,那么投资者现在进入市场就会变得更难,”Ma说。

 

 

 

 

 

 

着监管收紧限制,中国7月房地产投资放缓

 

 

据CNBC报道,中国的房地产投资今年放缓至最低速度,这表明房地产市场的弹性可能正在逐渐减弱,因为中国政府加大了对投机性投资的打击力度并抑制了新的刺激措施。

 

房地产投资主要集中在住宅领域,但也包括商业和办公空间,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增长的关键驱动力。房地产也是经济中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它用来消化与美国的贸易战惨淡的影响。

 

然而,最近几个月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日益两极化,一些城市出现过热迹象,其他城市则迅速降温。北京已经放弃了放松其泡沫遏制措施以推动经济衰退的希望,并表示在7月份的一次工作会议上表示它不会将房地产市场作为一种短期刺激措施。

 

与此同时,人们担心进一步降温可能会给地方政府带来痛苦的影响,例如收入减少。在2018年末房地产市场陷入低迷之后,许多省级城市已经深受打击。

 

路透社根据国家统计局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长8.5%,较6月份增长10.1%有所缓解,是12月份以来的最低点8.2%。与去年同期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2%,前六个月增长了10.9%。

 

这一数据与工厂活动萎缩以及7月份生产者价格收缩差于预期一致,这加剧了人们对全球经济衰退前景的担忧。根据路透社的计算,按建筑面积计算的房屋销售量7月份同比增长1.2%,从6月份的2.2%回落。前七个月,在1月至6月下降1.8%之后,销售额仍然下降了1.3%。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家庭开发商在1月至7月期间募集的资金同比增长7%,低于前六个月增长7.2%的水平,并表明随着中国收紧对资金的控制,住宅开发商的财务压力不断增加。房地产市场。

 

北京让开发商更难以筹集新资金。本月早些时候,当局启动了全国范围的银行检查,以打击非法转向房地产市场的贷款。

 

通过离岸债券市场获得外国投资也受到进一步限制,而参与房地产投资的主要信托公司在监管机构的窗口指导下暂停了对房屋开发商的新筹资。

 

根据路透社的计算,按建筑面积减少计算的新建工程开始减少,7月份同比增长6.6%,而上个月则增长8.9%。 1月至7月,新建筑开工率上升9.5%,而1-6月为10.1%。 

 

 

 

 

 

美元强势、人民币等货币贬值带来汇率大考

    

 

上个月,美联储在十年内首次降息后,美元上涨。而美元长期上涨正在给美国企业带来压力,打压大宗商品价格,并有可能加剧新兴市场的抛售。追踪美元兑一揽子六种主要货币的ICE美元指数接近两年多以来的最高水平,并从2018年的低点上涨近11%。

 

美元升值的一个关键驱动因素是美国经济的相对强势,直到最近,美联储才允许美联储自2015年以来加息,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的借贷成本水平。德意志银行首席国际策略师艾伦•拉斯金表示,“美国经济增长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它仍然看起来非常特殊。

 

(图:2019年美元愈发强劲 源:华尔街日报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人民币离开中国大陆的方式之一是资金通过多种方式被抽走,通常涉及香港或澳门这两个都有自己货币的中国领土。例如,人们会通过充当地下银行的转帐代理机构在香港等地购买外币计价保险产品。

 

此外,中资企业也使用了一些招数,比如在发票上做手脚以及夸大进口商品申报价值,以证明向海外支付大笔款项的合理性。

 

中国对资金的流入和流出实施严格的控制,但实际上,中国多年来一直在想方设法应对大规模的资本外流,而无论这种资本外流是合法还是非法。这个问题在2015年达到顶峰,当时有数千亿美元流出中国。

 

今年5月,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17起银行、个人或企业因外汇违规而受到处罚的案例。通报凸显了中国政府阻止此类行为的坚定态度,也透露出他们面对的各种作案手段。

 

各大金融机构也对人民币贬值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例如,美银美林的分析师预计,人民币汇率今年年底前将跌至1美元兑7.3000元,随后将在2020年略微走强。德意志银行的团队预计,除非爆发全面贸易战,否则人民币汇率今年年底将跌至1美元兑7.1000元。

 

人民币贬值将给中概股、海外融资的中企带来致命影响,因为其利润以人民币计,而借贷则以美元计。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中国企业发行在外的美元计价债券接近9,000亿美元,几乎是五年前的三倍。

 

牛津经济研究院亚洲经济部主管高路易称,考虑到引发大规模资金外流的担忧,决策者不会对人民币大幅贬值感到安心。高路易表示,在中国,人们往往将人民币贬值视为未来进一步贬值的先兆,这是一些人将资金转移到境外的原因之一。

(图:中企在美债务上升 源:国际清算银行

 

 

 

 

 

 

 

 

 

 

 

 

 

 

 

 

 

拥有纽约华尔道夫酒店的中国安邦欲出售24亿美元的日本房地产

 


中国陷入困境的安邦保险集团已经开始出售其全部24亿美元的日本房地产投资组合,之前的所有者黑石集团正在竞标,两位知情人士表示。

 

北京一直在加速政府控制的保险集团的资产处置,该保险集团曾是中国最积极的外国资产买家之一。安邦的目标是出售从美国私募股权公司购买的整个住宅投资组合,该人士表示,由于该交易不公开,因此无法确定。

 

他们表示,该组合的价格尚未确定,而且该过程仍处于早期阶段。

 

2017年,安邦向黑石支付了大约2600亿日元(24亿美元)的资产,这是日本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房地产交易。

 

安邦和Blackstone的代表拒绝发表评论。

 

“多年来,北京曾经鼓励中国的大公司走出去投资,从而把中国的财富和影响力也传遍世界。来自中国的投资改变了全球市场和种种行业的发展。如今,中国政府希望对它们实行制约。中国政府担心,靠借贷支撑的大规模投资可能会拖累中国的经济增长,”《纽约时报》报道。

 

(图:纽约华尔道夫酒店 源:美联社

 

 

 

 

 

 

 

 

通用电气再次被唱衰,被质疑财务造假

 

 

一位曾对麦道夫的庞氏骗局发出警讯的会计专家有了一个新的目标:通用电气公司。

 

在周四发布在网上的一份研究报告中,Harry Markopolos声称,这家陷入困境的企业集团掩盖了其问题的严重程度,导致向监管机构提交的财务文件不准确且具有欺诈性。这份报告长达170多页,包含详尽的财务分析和一些笼统的结论。

 

Markopolo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团队发现通用电气的保险部门需要增加185亿美元的现金储备,他还指责了该公司对油气业务的会计处理方式。他说,这些会计问题总计涉及金额高达380亿美元,相当于通用电气市值的40%。

 

通用电气首席执行长卡尔普在周四中午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这纯粹是市场操纵,Markopolos的报告包含虚假的事实陈述,如果他在发表报告前与通用电气核实过,这些说法本来是可以纠正的。

 

巅峰时代的通用电气是美国市值最高的企业,在2000年8月时价值接近6,000亿美元。那一年,通用电气共有雇员33万人,在美国本土运营150家工厂,同时还在34个国家运营176家工厂。

 

通用电气的衰退之路并非一朝一夕,2017年起,通用电气股价就持续暴跌。在2017年的前六个月里,通用电气没挣多少钱,而这家公司的全年利润预期是120亿美元现金。该公司需要至少80亿美元才刚够兑现派息承诺。

 

首席执行长杰夫·伊梅尔特在经过令人沮丧的16年任期之后刚刚心灰意冷地辞职。新任首席执行长约翰·弗兰纳里开始对这个美国最大的工业集团的方方面面展开长达数月的评估。

(图:Harry Markopolos 来源:华尔街日报)